台州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大数据时代 科学数据管理成新命题

www.truedet.com2019-10-17

原始标题:大数据时代科学数据管理成为新的命题

“人类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数字革命。科学数据的丰富性,相关性和开放性将成为21世纪技术创新的核心要素。”最近,国际数据理事会(CODATA)在北京举行。在2019年学术会议上,中科院副院长,中科院院长李树深院士认为,继“观测实验”,“理论分析”和“计算模拟”之后,“大数据-驱动的科学发现”已成为科学研究的第四范式。

但是在现实世界中,科学数据的发展也面临着机遇和挑战。 “不断产生大量多样的科学数据,但是每个人都没有足够的系统来存储或处理。国际数据委员会主席巴伦德蒙斯(Barend Mons)认为,过去两年中80%的宝贵数据都被浪费掉了。并且使用数据有待改进。

“在促进科学数据管理和开放共享的发展过程中,我们还发现仍有许多政策问题需要探讨。”国家科学技术基本条件中心主任苏静说,如何真正实现科学数据。可发现,可访问,可互操作且可重用?如何建立普遍认可的科学数据识别系统来保护数据知识产权?如何进一步改善科学数据和统一技术标准的整个生命周期?如何在确保数据安全的同时有效地促进科学数据的开放和传播?如何使科学数据的应用成为解决复杂问题和促进技术创新的真正动力?还有很多。 “关于这些问题的讨论和解决方案正在逐步提上日程。中国也正在成为促进世界科学数据资源建设和发展的重要参与者。”

去年,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布了《科学数据管理办法》,并启动了国家科学数据中心的部署和建设。经过一年的时间,科学技术部和有关部门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建立了20个国家高能物理,基因组学,气象学,地震和海洋领域的科学数据中心。这些中心将成为中国科学数据管理和开放共享的重要基础设施和载体。

对于在国家一级引入的第一个科学数据领域管理方法,中国科学院院士郭华东表示,这使科学数据的管理和使用具有后续章程和基础,并且也使科学中的科学数据公开共享。达成共识。但是,他也指出:“在推进《办法》的过程中,有必要集中精力解决一系列诸如数据权限保护的问题,这样才能真正实现该方法。”

CODATA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主任廖芳玉进一步解释说,从科学家个人的角度来看,科研竞争存在压力,有些人有困难。获取研究数据,但是有科学研究数据的人可能无法产生好的结果,如何平衡评估?应该采用什么样的激励机制?另一方面,考虑到国家利益,在国外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并向指定的存储组织提交科学研究数据有时会面临数据丢失和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

国家基础学科公共科学数据中心主任胡良林最关心数据质量问题。需要保存哪些数据?如何保存?例如,某些数据在初始收集时相对昂贵。经过几年的采集技术快速发展,成本已大大降低,长期存储介质的成本远远高于最新采集的成本,或者是否应保留在历史记录中。节省了这么多数据?他建议中国迫切需要建立一个独立且可控的国际权威数据库,以促进科学数据的分级保存,并为保存的数据做出清晰,分级的指导和定义。

在会议上,一些与会专家还呼吁在世界范围内共享和共享国际数据。 “为共同建设科学数据做出贡献的多国科学家数据库应在贡献者所在的国家提供镜像服务,以确保贡献国平等地获取数据;为了在国际期刊上发表论文,期刊应与作者结合。确定纸张相关数据的存储组织比其所在国家/地区的质量数据存储组织更受青睐。”专家说。

苏静说,他希望国家科学数据中心能够承担科学数据管理和开放共享的功能,支持更多重大科学发现和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原创技术突破,促进技术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

(《科技日报》,北京,9月26日)返回搜狐以了解更多信息

负责编辑:

大数据时代,科学数据管理成为新命题

2019-09-27 17:30

Source :解释情报

原始标题:大数据时代科学数据管理成为新的命题

“人类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数字革命。科学数据的丰富性,相关性和开放性将成为21世纪技术创新的核心要素。”最近,国际数据理事会(CODATA)在北京举行。在2019年学术会议上,中科院副院长,中科院院长李树深院士认为,继“观测实验”,“理论分析”和“计算模拟”之后,“大数据-驱动的科学发现”已成为科学研究的第四范式。

但是在现实世界中,科学数据的发展也面临着机遇和挑战。 “不断产生大量多样的科学数据,但是每个人都没有足够的系统来存储或处理。国际数据委员会主席巴伦德蒙斯(Barend Mons)认为,过去两年中80%的宝贵数据都被浪费掉了。并且使用数据有待改进。

“在促进科学数据管理和开放共享的发展过程中,我们还发现仍有许多政策问题需要探讨。”国家科学技术基本条件中心主任苏静说,如何真正实现科学数据。可发现,可访问,可互操作且可重用?如何建立普遍认可的科学数据识别系统来保护数据知识产权?如何进一步改善科学数据和统一技术标准的整个生命周期?如何在确保数据安全的同时有效地促进科学数据的开放和传播?如何使科学数据的应用成为解决复杂问题和促进技术创新的真正动力?还有很多。 “关于这些问题的讨论和解决方案正在逐步提上日程。中国也正在成为促进世界科学数据资源建设和发展的重要参与者。”

去年,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布了《科学数据管理办法》,并启动了国家科学数据中心的部署和建设。经过一年的时间,科学技术部和有关部门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建立了20个国家高能物理,基因组学,气象学,地震和海洋领域的科学数据中心。这些中心将成为中国科学数据管理和开放共享的重要基础设施和载体。

对于在国家一级引入的第一个科学数据领域管理方法,中国科学院院士郭华东表示,这使科学数据的管理和使用具有后续章程和基础,并且也使科学中的科学数据公开共享。达成共识。但是,他也指出:“在推进《办法》的过程中,有必要集中精力解决一系列诸如数据权限保护的问题,这样才能真正实现该方法。”

CODATA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主任廖芳玉进一步解释说,从科学家个人的角度来看,科研竞争存在压力,有些人有困难。获取研究数据,但是有科学研究数据的人可能无法产生好的结果,如何平衡评估?应该采用什么样的激励机制?另一方面,考虑到国家利益,在国外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并向指定的存储组织提交科学研究数据有时会面临数据丢失和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

国家基础学科公共科学数据中心主任胡良林最关心数据质量问题。需要保存哪些数据?如何保存?例如,某些数据在初始收集时相对昂贵。经过几年的采集技术快速发展,成本已大大降低,长期存储介质的成本远远高于最新采集的成本,或者是否应保留在历史记录中。节省了这么多数据?他建议中国迫切需要建立一个独立且可控的国际权威数据库,以促进科学数据的分级保存,并为保存的数据做出清晰,分级的指导和定义。

在会议上,一些与会专家还呼吁在世界范围内共享和共享国际数据。 “为共同建设科学数据做出贡献的多国科学家数据库应在贡献者所在的国家提供镜像服务,以确保贡献国平等地获取数据;为了在国际期刊上发表论文,期刊应与作者结合。确定纸张相关数据的存储组织比其所在国家/地区的质量数据存储组织更受青睐。”专家说。

苏静说,他希望国家科学数据中心能够承担科学数据管理和开放共享的功能,支持更多重大科学发现和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原创技术突破,促进技术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

(《科技日报》,北京,9月26日)返回搜狐以了解更多信息

负责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