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小僵尸其实不是僵尸,是四个寂寞的少年

www.truedet.com2019-09-04

   16:35:25 经典影视圈

  如果从片名望文生义,《我们是小僵尸》(后简称《小僵尸》)大概率会被误认为一部僵尸片。导演长久允承认自己害怕僵尸,却着迷于“僵尸”这个概念,所谓“没有感情”的人。《小僵尸》就这样诞生了,一部以“僵尸”主观视角出发的电影,一个关于四个父母双亡的少年的故事。

  作为长久允的长片处女作,《小僵尸》引发了不小的关注,并在今年圣丹斯电影节与柏林电影节的非主竞赛单元连续斩获奖项。同时,它也获得了中国影迷的褒赞,从上影节到中国电影资料馆的小规模展映,《小僵尸》在豆瓣的口碑一路走高,目前停留在8分的好成绩。

  

  《小僵尸》到底有怎样的魅力?要言之,这是一部形式大于内容的电影。

  无论小说还是电影,所有的故事早就说尽,因此对创作者而言,问题就成了,“怎样说”远比“说什么”更重要。虽然,大众最关心的,主要还是一个有趣的故事。而《小僵尸》做的最好的地方,正是它的形式感,华丽而酷炫,炸裂的视觉系风格与颓丧的情感基调形成猛烈的对撞。

  

  光看《小僵尸》的故事,其实类似一个降维版的《局外人》。《局外人》的主角默尔索,是一个看似无法理解人类情感与生活意义的“局外人”,最终被一个无法容忍异端的社会判处死刑。《小僵尸》的故事开端像极了《局外人》。

  《小僵尸》的四个少年相遇于火葬场,而将他们联结在一起的,不仅在于他们统统是丧失双亲的孤儿,更重要的是,四个人都没有因此掉泪。不会为父母的死去而悲伤的人,还是正常的么?他们是不是就像僵尸一样,冷酷而无情呢?

  

  加缪在《局外人》的开篇写道:“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不知道。”默尔索在得知母亲死后,对人们来说,展现出了极其反常的不动声色。从相似的设定来说,《小僵尸》里的少年们,太容易让我们回想起他们的遥远前辈默尔索了。

  不过,《小僵尸》终究不是另一部《局外人》。是的,这四个少年貌似典型的“零余者”,没有远大的梦想,没有青春的热血,没有“正常”的人类情感,在父母死去后,他们结伴开启了流浪生活。从情侣酒店到垃圾场,从打电动到偷东西,他们就是标准的“不良少年”。但在这部电影的语境里,这些少年显然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他们是一种拒绝谎言的存在,尖锐地刺向大人们的某种虚情假意。渐渐地,观众会生出这样的疑惑,究竟谁才是僵尸,是这些少年还是那些大人?

  

  电影后半段,少年们想要去其中一个男孩父母丧生的地方,他们“劫持”了一辆货车朝着目的地进发。突然,整个世界变成了单调的黑白两色,少年们犹如驶入一个巨大的母体,也来到了整个故事的高潮,旅程的意义现在变成了少年们要不要和这个世界拥抱。如果选择永远地停留在母体内并被吞噬,也就等于宣告了他们与这个世界的彻底翻脸。最后,他们越过了幽暗的母体,获得了重生。

  这么看来,《小僵尸》仍是貌似很丧,但以治愈为落点的作品,这与《局外人》截然不同。《局外人》将颓丧与反抗贯穿到底,最终以死亡完成了最彻底的不合作。因此,《小僵尸》其实和许多看似反叛的日剧类似,它们貌似挑战了某种陈规与保守,但终归只是暂时的情感发泄,最后还是“生活继续”的主流回归。

  所以,如果我们只是得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还会为《小僵尸》而雀跃欣喜么?这就要说到它的极致风格化了。

  

  整个电影被设置成了一场通关游戏,这不止是在说,《小僵尸》被切分成了鲜明的章节体,而是想要指出,全片从视觉上也被赋予了强烈的像素游戏感。不但章节标题是像素体,典型的红白机时代音乐风格也被大量运用,而且,章节与章节之间的过渡,穿插的是高还原度的游戏画面,四个少年化身游戏主角,进行着一场打僵尸的RPG游戏。

  不止于游戏元素,《小僵尸》将“拼贴感”发挥到最大化,犹如一场盛大的视觉嘉年华。某些段落有着鲜明的MV既视感,某些段落又有着典型的广告风格,比如四个少年对镜说话,各自“刻意”地穿着与背景板同一色系的衣服。还有那些不时穿插进来的动画特效镜头,比如葬礼现场,主人公身后突然跳出一只布偶质感的猛虎,亦或是天空中游动的巨大金鱼,这些特效求的不是逼真感,而是刻意凸显一种突然闯入现实生活的“异物感”。另外,本片的镜头杂耍感也尤为强烈。无论是古怪的镜头角度,还是升格与降格镜头的来去自如,让《小僵尸》的镜头语言犹如马戏团表演般乱花迷眼。

  

  更重要的是,形式感又不是孤悬的,是服务于电影表意的。形式感越华丽,就越能反衬出主角散发出的冰冷感。《小僵尸》真正显现出了电影的独特优势,也就是视与听的交相辉映。如果我们只是寻求一个好看的故事文本,为什么非要选择电影而不是小说呢?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才要说,《小僵尸》是一部形式大于内容的佳作。

  正如不少人指出的,《小僵尸》的故事本身,其实显得有些冗长,两个小时的故事完全可以压缩掉一半的时长。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大家觉得长久允两年前的短片《就这样,我们把金鱼放进了泳池》(后简称《金鱼》),在形式与内容的平衡感上更好的缘故。《金鱼》的故事轮廓其实与《小僵尸》很像,讲述的是四个高中少女如何面对生活的无聊与无意义,台词里也出现了“僵尸”意象:“我们是为成为僵尸而生的。”整个故事只用半小时就讲完,配合着极强的视听形式感,像极了一场盛极而逝的烟花。

  

  《就这样,我们把金鱼放进了泳池》

  广告导演出身的长久允,有着敏锐而丰沛的视觉捕捉,但如何避免“文胜质则史”的危险,是他接下来要面对的最大挑战。

  25年前看辛巴,25年后看刀疤:写给刀疤的辩词

  美国式婆媳大战果然有点不一样

  苏联版《战争与和平》不止是一部电影,它是一所艺术学院

  BBC从“奇迹”到《行星》:被陌生化的地球

  如果从片名望文生义,《我们是小僵尸》(后简称《小僵尸》)大概率会被误认为一部僵尸片。导演长久允承认自己害怕僵尸,却着迷于“僵尸”这个概念,所谓“没有感情”的人。《小僵尸》就这样诞生了,一部以“僵尸”主观视角出发的电影,一个关于四个父母双亡的少年的故事。

  作为长久允的长片处女作,《小僵尸》引发了不小的关注,并在今年圣丹斯电影节与柏林电影节的非主竞赛单元连续斩获奖项。同时,它也获得了中国影迷的褒赞,从上影节到中国电影资料馆的小规模展映,《小僵尸》在豆瓣的口碑一路走高,目前停留在8分的好成绩。

  

  《小僵尸》到底有怎样的魅力?要言之,这是一部形式大于内容的电影。

  无论小说还是电影,所有的故事早就说尽,因此对创作者而言,问题就成了,“怎样说”远比“说什么”更重要。虽然,大众最关心的,主要还是一个有趣的故事。而《小僵尸》做的最好的地方,正是它的形式感,华丽而酷炫,炸裂的视觉系风格与颓丧的情感基调形成猛烈的对撞。

  

  光看《小僵尸》的故事,其实类似一个降维版的《局外人》。《局外人》的主角默尔索,是一个看似无法理解人类情感与生活意义的“局外人”,最终被一个无法容忍异端的社会判处死刑。《小僵尸》的故事开端像极了《局外人》。

  《小僵尸》的四个少年相遇于火葬场,而将他们联结在一起的,不仅在于他们统统是丧失双亲的孤儿,更重要的是,四个人都没有因此掉泪。不会为父母的死去而悲伤的人,还是正常的么?他们是不是就像僵尸一样,冷酷而无情呢?

  

  加缪在《局外人》的开篇写道:“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不知道。”默尔索在得知母亲死后,对人们来说,展现出了极其反常的不动声色。从相似的设定来说,《小僵尸》里的少年们,太容易让我们回想起他们的遥远前辈默尔索了。

  不过,《小僵尸》终究不是另一部《局外人》。是的,这四个少年貌似典型的“零余者”,没有远大的梦想,没有青春的热血,没有“正常”的人类情感,在父母死去后,他们结伴开启了流浪生活。从情侣酒店到垃圾场,从打电动到偷东西,他们就是标准的“不良少年”。但在这部电影的语境里,这些少年显然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他们是一种拒绝谎言的存在,尖锐地刺向大人们的某种虚情假意。渐渐地,观众会生出这样的疑惑,究竟谁才是僵尸,是这些少年还是那些大人?

  

  电影后半段,少年们想要去其中一个男孩父母丧生的地方,他们“劫持”了一辆货车朝着目的地进发。突然,整个世界变成了单调的黑白两色,少年们犹如驶入一个巨大的母体,也来到了整个故事的高潮,旅程的意义现在变成了少年们要不要和这个世界拥抱。如果选择永远地停留在母体内并被吞噬,也就等于宣告了他们与这个世界的彻底翻脸。最后,他们越过了幽暗的母体,获得了重生。

  这么看来,《小僵尸》仍是貌似很丧,但以治愈为落点的作品,这与《局外人》截然不同。《局外人》将颓丧与反抗贯穿到底,最终以死亡完成了最彻底的不合作。因此,《小僵尸》其实和许多看似反叛的日剧类似,它们貌似挑战了某种陈规与保守,但终归只是暂时的情感发泄,最后还是“生活继续”的主流回归。

  所以,如果我们只是得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还会为《小僵尸》而雀跃欣喜么?这就要说到它的极致风格化了。

  

  整个电影被设置成了一场通关游戏,这不止是在说,《小僵尸》被切分成了鲜明的章节体,而是想要指出,全片从视觉上也被赋予了强烈的像素游戏感。不但章节标题是像素体,典型的红白机时代音乐风格也被大量运用,而且,章节与章节之间的过渡,穿插的是高还原度的游戏画面,四个少年化身游戏主角,进行着一场打僵尸的RPG游戏。

  不止于游戏元素,《小僵尸》将“拼贴感”发挥到最大化,犹如一场盛大的视觉嘉年华。某些段落有着鲜明的MV既视感,某些段落又有着典型的广告风格,比如四个少年对镜说话,各自“刻意”地穿着与背景板同一色系的衣服。还有那些不时穿插进来的动画特效镜头,比如葬礼现场,主人公身后突然跳出一只布偶质感的猛虎,亦或是天空中游动的巨大金鱼,这些特效求的不是逼真感,而是刻意凸显一种突然闯入现实生活的“异物感”。另外,本片的镜头杂耍感也尤为强烈。无论是古怪的镜头角度,还是升格与降格镜头的来去自如,让《小僵尸》的镜头语言犹如马戏团表演般乱花迷眼。

  

  更重要的是,形式感又不是孤悬的,是服务于电影表意的。形式感越华丽,就越能反衬出主角散发出的冰冷感。《小僵尸》真正显现出了电影的独特优势,也就是视与听的交相辉映。如果我们只是寻求一个好看的故事文本,为什么非要选择电影而不是小说呢?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才要说,《小僵尸》是一部形式大于内容的佳作。

  正如不少人指出的,《小僵尸》的故事本身,其实显得有些冗长,两个小时的故事完全可以压缩掉一半的时长。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大家觉得长久允两年前的短片《就这样,我们把金鱼放进了泳池》(后简称《金鱼》),在形式与内容的平衡感上更好的缘故。《金鱼》的故事轮廓其实与《小僵尸》很像,讲述的是四个高中少女如何面对生活的无聊与无意义,台词里也出现了“僵尸”意象:“我们是为成为僵尸而生的。”整个故事只用半小时就讲完,配合着极强的视听形式感,像极了一场盛极而逝的烟花。

  

  《就这样,我们把金鱼放进了泳池》

  广告导演出身的长久允,有着敏锐而丰沛的视觉捕捉,但如何避免“文胜质则史”的危险,是他接下来要面对的最大挑战。

  25年前看辛巴,25年后看刀疤:写给刀疤的辩词

  美国式婆媳大战果然有点不一样

  苏联版《战争与和平》不止是一部电影,它是一所艺术学院

  BBC从“奇迹”到《行星》:被陌生化的地球

达到当天最大量

澳门金沙游戏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